付帅:欢迎来到记忆的荒漠
16 5月 2019

文|R. A. Suri

译|李泊岩

探讨虚拟现实与真实空间所造成的视觉误差,是年轻艺术家付帅创作的基本思路。材料与真实对象的颠覆(后文将展开表述这一骗术),玩味错综复杂的几何构成,展现了某种单纯的游戏规则。

从整体到局部,艺术家极力塑造出形而上学的视觉中心论。搜集素材并经过一定技术层面的制作,通过重复有效的视觉刺激,最终汇聚成对物质材料和语义的高度关注。纸张制作成金属质感,显然是以扮演的姿态来替代直接使用(开始),(通过外观的视觉误差)达到“表象”的雷同,材质的改变造成了在仿制过程中“图像本身”和“自然形态”两个层面的对立,原有的客观性加上复制性,继承了杜尚和贫穷艺术的观念。最后,从本体的象征意味到认知的符号暗示,因材料重新摆布而彰显出了极简主义的鲜明特质。付帅似乎由此受到启发,将材料语言的判断和潜在指向性作为更大的开发空间:即形态变化的可能性。

艺术家创造了一套神秘而精致的制作流程,用颜料和墨汁分期在纸上涂抹去模仿工业金属的效果。破旧腐烂的金属表面传递出一种诡异的光泽,这一逼真的效果,体现出艺术家具有很强的对制作流程的控制力,以至于根本看不出任何手工痕迹。想象的空间就隐藏在这一流程中,通过控制材料的千百次变化,寻找真实世界物质与记忆相连接的密码。

对工业生产腐败性质的揭露,是反艺术的美学遗产,从视觉的颠覆性延伸到付帅作品的内在核心。客观事物和制作材料的变化被诠释为一种象征的态度,引发出艺术品的“高雅之争”,以及在历史文化断层中的焦虑与困境,内容即形式,形式即内容……这是一个时代艺术实践的共性,即使有很多失败的例子,却都没有在视觉误差和视觉欺骗上成功过。在这里,假象变成了真实的证据,是哲学的启迪造就了这种逻辑观念。从而体现出,艺术家设想的对象随时间流逝而产生变化的过程,在记忆的片段里,智慧与劳动结合所产生的令人回味的细节,唤醒了人们对物质本身真实用途的辨认。

这些作品的魅力在于抚慰,因为它塑造了旧物的普通和平凡。不必过于审慎地看待某一件作品,不管是单幅的还是组合陈列的,除了画面之外露出来的画布,那些诡异的光泽和篡改“真实”的意义何在:就在于审美和创作动机的细节的微妙变化上。抚慰是一种态度,一种对于本源的回声,这体现在我们每个人(个人与集体)固有的观看方式上。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类做法就好比取证,付帅所坚持的这一做法,正是通过反复证明去回应对客观物像的关照。

也就是说,这些乍看上去非常吸引眼球的物像,都是对观看习惯进行挑战的实验行为。一些小的细节,增加了这些虚幻图像的真实性,铁丝、螺母、螺丝钉通过某种技术安装在变化无穷的画布表面,通过这样的创作制造了新的图像寓言,而不仅是想象力和智力的发挥。因此,我们看到了一个头脑中的先验物像,借助视觉戏法制造出的即对立又统一的结果。

在极简主义和先锋艺术的影响下,作品的几何化处理和表达都十分精确。这能看出艺术家的个人创作轨迹,甚至是创作动机,大量的虚拟来自于虚拟本身和对于真实的虚拟,这就形成了散漫和克制两个分裂的特征。这个洞察力的核心,是以物质材料为基础的视觉演变。并且是一个技术层面的而非性情的表达,具有某种潜在的对于传统制造业准科学的数据分析,和对于地心引力的形象化表达。

与平面作品共同出现的特别标志物也很值得注意。在几个作品中,钢丝绑定在画面上,增加了视错觉的完整度。这也许看上去很出跳,它们像是静止的无意义的具有仪式感的装饰,也像是杜尚始终寻找的艺术策略。然而,正如前文所提到的,与之能拉开距离的根本区别,是根植于材料的视觉蜕变,而不是上世纪的那种简单的审美,或者是具有历史属性的手段。通过交织的复杂性和机械性的衍生,姿态和符号的变换,体现出结束时必须改变的无奈,同时,这种现实的叹息折射出一个通理,即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种劳动是由内而外的,是将模仿和辨识结合在真假难辨的行为中的,是有收获的,它蕴含着一种对于操作外放和知识内敛的渴望。

在审视艺术创作的过程中,他建立了一种由几何、对称和视错觉组成的独立体系。在我们讨论了这个幻觉机制后,我想说,能掌握物理学的法则进行塑造,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能力,这不是那些用想象力去构思的视觉艺术家能做的事儿。尽管,无限的光泽和色彩的复调略显装饰意味,但线性与比喻性的图示,又反映出同科学空间相交融的形态。网格状的模型与重复的框取被有意地安排,进而延伸到注释性语义(从平面到角度)的潜力上,体现出艺术家对符号、数字化(动态)公式以及虚拟编程的超强的敏感度,这在他的抽象经验中是根深蒂固的。在大环境中,这种数字化的平面图形,打破了对于真实世界的认识,挑战了寄托在当代艺术新秀身上的最大期许。然而,简明的构图有意无意地提醒着我们,运动与科学“混合”的假设,是对当今这个数字化、虚拟化时代的同情,甚至是对唯美的视觉化呈现的同情。

这些作品既不华美也不诡异,是对空间场域的平面性描绘,这一平面效果逐渐倾向于雕塑效果,一种不可能全面观看的多维效果。隐藏的视觉计谋融入无形和有形的化身中,并从虚拟和想象的辩证关系中解放出来。

这个“状态”体现了一种错位感,这样混淆的创作办法,好比在数学的魅力中窥见出逻辑学家的灵魂。科学必定带给我们诗意的回想,不然怎么理解这如期而来的颠覆,这些材料、模型以及融合了思想的形而上的视觉呈现,使得知识以一种超越年龄的声音传达出来。作为质疑的证据和严谨的学术产物,显然它们超越了唯美主义的迷惑和对技术至上的崇拜,艺术家在空间的张力和变化的较量中确立了画面的样式。

付帅的作品画面简约而有张力,视觉聚焦与运算法则塑造了一种不同于他人将物像看作是欣赏工具的表达方式,那种唯美的欣赏仅仅是针对唯美的客观解说而已。这样一来,复制品不再是赝品,而是一种虚拟情景的研究品,一种赋予弹性和观念性的可演示的效果图。不论是发现知识的活力与激情的喜悦,还是引发了语义变化的布局,都说明要将动态无形的东西,收纳在某种经验的约束之中。仿佛田野中划破天际的闪电,刹那间能看清一切。